彭帅事件对中国“我也是”运动意味着什么

欢迎阅读本期“海外华人札记”,我是常驻纽约的华文记者荣筱箐。每周四我们将一起从华人视角解读、探讨新闻热点、品析时报精华文章。欢迎点击这里订阅,或推荐给朋友。

中国网球名将彭帅在微博发帖称遭中国前副总理张高丽性侵后,很多关心中国女性权益的人似乎陷入了同情与激动交织的情绪中。彭帅的处境让很多人牵挂,而这件事引发的关注也让一些女权活动人士受到鼓舞,因为中国的“我也是”运动(这项运动在社交媒体上有时也被称为“米兔”,源自“MeToo”的谐音)终于在国际社会发出了强音。现居美国的中国女权活动家吕频发推特说,从张高丽到吴亦凡、朱军、刘强东,这些在这场运动中被揭发的名人只不过是冰山一角,“但是也‘感谢’这些人吧,是他们的名声携带了米兔的效应到更远的地方。”

彭帅在发布了最初的微博后没有再发表任何公开评论,目前在微博上已无法搜索出她的帐号。张高丽未对此作出任何公开回应。但无论她的说法是否属实,本人的初衷又是如何,彭帅确实让中国的“我也是”运动走向了世界。

中国对可能触发草根权益抗争意识的女权运动一向警觉,相关活动被叫停、活动人士被拘捕的事件屡见不鲜。也因为如此,中国的“我也是”运动虽说与欧美国家几乎是前后脚起步,但没过多久就成了政府严防死守的对象,失去了成长空间。作为受害人的女性难逃被打压、被“网暴”,甚至被起诉诽谤的境遇,往往只能在孤立无援中自己舔舐伤口。虽然该运动仍顶着高压坚持发展,但因为难以获得国际社会的关注与声援,失去了汲取营养的大片田野,成了夹缝中求生的盆栽。在此之前,虽说被指控强奸的明星吴亦凡是加拿大籍,针对京东老板刘强东性侵中国留学生的诉讼是在美国法庭提出的,被前实习生指控性骚扰的朱军是中国中央电视台的知名主持人,但关注这些事件的大多都是中国人,相关讨论也大多是在中国语境下进行,中国官方基本可以做到一手掌握事件的舆论走向。

这时候,彭帅出现了。在中国至今所有能与“我也是”运动有所关联的事件中,只有这一桩,是不用多作解释就能让国际社会对涉事双方的分量都一目了然的。不仅是因为彭帅在网球赛场上的成就,更因为张高丽在中国的政治地位,使国际社会对于这起事件的关注不仅没有随着时间推移而减弱,反而与日俱增。

国际社会的关注点当然并不只是“我也是”。在如今中西对立势态越来越明显的背景下,中国但凡有什么风吹草动,都很容易被政治化。国际社会对中国的不透明体制本就不信任,中国宣传机器对彭帅事件进行的一系列“灭火”操作,结果反倒是火上浇油。西方世界因人权问题呼吁抵制北京冬季奥运会的声浪,也因此愈发汹涌。一些流亡海外的异见人士甚至认为,这起事件与中共权利内斗密切相关。

但这场以“#彭帅在哪里”为由头的政治角力,即使彭帅被证实安然无恙并被允许独立公开发声,最终都避不开一个底线。正如WTA巡回赛首席执行官史蒂夫·西蒙在国际奥委会主席与彭帅视频通话的录像发布之后所说的:“这段视频并没有改变我们的呼吁,即对她的性侵指控进行全面、公正、透明且不受审查的调查,这正是我们最初关切的问题。”

而这也正是中国与所有其他国家的“我也是”运动的共同原点——按照国际惯例对相关指控进行公开、彻底的调查。这是公众对这起事件的普遍期待,可能也是所有鼓起勇气说出“我也是”的性侵受害者的初衷。

但以这样的方式“与国际接轨”对中国“我也是”运动的长远命运来说是福是祸尚未可知。在国际压力面前向来态度强硬的中国政府究竟会展开调查,还是出于对外国势力介入的担忧对女权运动斩草除根,前景很难预测。而彭帅今后的命运会怎样?其他遭遇性侵的普通中国女性的命运又会如何?这些问题可能更令人揪心吧。

  • 拜登之子参与创办的公司是如何帮助中国获得钴矿的。时报调查发现,亨特·拜登参与创建的投资公司曾帮助洛阳钼业从美国公司手中收购刚果(金)的钴矿。白宫发言人否认总统对其子与这笔交易的关系知情。我们的调查也发现,在这场中美的钴矿争夺战中,一场清洁能源革命再次陷入一个剥削、贪婪和手腕的循环,而美国几乎是把资源拱手让给了中国

  • 新研究发现,新冠零号感染者可能是武汉华南海鲜市场的一名小贩,这为病毒源头的争论提供了新的线索,但距离确切的答案仍然还很遥远。(阅读本文中文版

  • 观点:哥伦比亚大学教授、耶鲁大学讲师安德鲁·索罗门的书在中国出版时,有关“六四”事件和作者本人是同性恋的内容被编辑悄悄删除以求过审,如今他的书又被列入了美国得州的书籍“黑名单”。他发现得州的审查和中国使用的方法是一样的:制造恐惧心理,让人们不敢乱讲话。(阅读本文中文版

  • 1980年代,台湾武打明星刘忠良在纽约拍摄了一部功夫片《纽约忍者》(New York Ninja),但制作还没完成,发行商就已经倒闭,影片因此被束之高阁。后人根据当年留下的影像素材重新录音剪辑,制作出的影片于近期问世,明年初将在美国院线上映。

  • 80岁的宫崎骏再出新片,时报T Magazine对他的专访展现了这位日本动画大师的“矛盾”:作为导演,他在揭露人性时既富有同情心又充满批判性;在生活中,他是反战主义者但又热爱战机。这也是宫崎骏自2014年以来首次接受英文媒体采访,他还谈了些什么?

感谢阅读本期“海外华人札记”,欢迎来信与我们分享您的想法:cn.letters@nytimes.com。点击这里查看往日更新。欢迎在Twitter(@nytchinese)、InstagramFacebook上关注我们,了解更多中文资讯。也欢迎访问中文网首页阅读更多新闻。下期再见。

Network time

Leave a Comment